探求真善美

内容、摄影︰John Tsang、Pako Leung
文字︰Pako Leung

探求真善美

十二月,一年之末,奇幻之冬,有圣诞老人从天而降的欢悦时刻。香港以外,更有漫天飘雪的浪漫情调。于是,又到各人张开视觉慾望,满足指头按「失打」快感的好时光了。但背靠着日新月异的数码科技山河,当双手举起十项全能的相机之际,那一剎真能代表镜头背后的思维在光影触动情绪的同时,可以完整地重组及再现于 XX MB之内吗?再加上单反拍片潮流的浪花四溅下,人人都轻而易举地被赋予拥有变身成摄影大师、电影大导的机会了,因此,在仿如器材先决的今天,对于影像的深入思索便显得比从前更为重要!何况,古代伟大的先哲们早已对今人各类的问题反覆思量,并留给我们珍贵的类似引导的美好方向,只是现代人被现实环境强制了紧闭了心灵门户,不得见此方向而己,所以,作为摄影人及从事影像工作的我们,于此尝试与大家一同分享、讨论种种见解及思考,让我们先回归最原始的状态,一起探索世间的真善美吧!

加拿大 SKYE 纳米防水休闲鞋

收工走人,跑跑跑,月却已高挂,只能再次 Window Shopping,一排排不同大小的镜头展示在我眼前,门市反光的橱窗总是封锁我的摄影力量,让我倍添苦闷。在细想我还缺小了那一枚镜头的同时,咦,新研发的 10-20mm 广角镜对变形成像改善了多少多少;新的蔡司涂层又对色彩还原增添了多少多少味道……我把自己的视角极限地伸近所有镜头,彷彿把镜头们都拥抱在瞳孔内。哗!我将比世人拥有更辽阔的视野,更丰富的角度观看三千大千世界,似乎是越拥有多一枚镜头就越比别人优胜出众了吧。但,假若所有人都跟我一样想法,这还有重大的意义吗?

铃铃铃,某人呼唤我到机铺,又是进入三国誌大时代,变身成为刘关张的时候。其实我经常质疑现实世界的我就如电玩的刘关张一样,是无意识地被某某一直摆布、操控。每当此想法浮现,我不禁反思一番:世界是真实地存在吗?镜头下再现的只是程式吗?那什幺是真?什幺是假?

探求真善美

洞穴喻

在遥远的古希腊,那个还没有电子游戏机的年代,柏拉图就已思索相似的问题,世人称为洞穴喻,其内容大概如下:有一些囚徒从小就被关在洞穴中,囚徒们头颈和手脚都被绑着,不能走动,也不能转头,只能向前看着洞穴后面的墙壁。在距离他们很远的背后的上方,有一束火炬,在囚徒和火炬的之间,又有一截矮墙,在这截矮墙的后面,另有一些人面向火炬,手中拿着假人或假兽高举过墙,做出各种动作,显现各种影像,这些人时而交谈,时而默不做声。因此,囚徒们终年只能看到投射在前面墙壁上的影像,故他们便将这些影像当成真实的东西,也将回音当成是影像所说的话。

探求真善美

突然有一个囚徒被解除桎梏,他站起来环视四周,他看见了真实的事物,却以为所看到的是幻像,反而以为当初看见的影像才是真实的。这时,假如有人把这个囚徒从洞穴中带出来,让他走在刺眼的阳光下,强光会令他眼花撩乱,苦不堪言,于是这个囚徒一定会恨那个把他带到阳光底下的人,那人让他什幺也看不见,又为他带来知觉上的痛苦。

不过柏拉图说,只要经过一段时间,让这个囚徒的视力慢慢恢复后,他首先会看到阴影,及后再看到人和物的水中倒影,然后看到了事物的本身,入夜后他又观察到天上的景象,于是看着阳光底下的东西也就不再痛苦刺眼了。这时候他便会明白:让眼睛看见事物,创造四季循环,让岁月週而复始的主宰便是太阳,而且也会知道光线就是他过去能够在洞穴中看见所有事物的原因。

于是他回想自己过去住在洞穴中的经验,庆幸自己现在得以纠正错误。既然已了解到事物本身的真相,他宁愿忍受洞外一切生活上的痛苦,也不愿意再回去过囚徒的生活。然而,他悲悯洞穴内同伴的处境,故此他走回洞穴中,把外头的真相告诉那些同伴。但他们却不相信他的说话,还觉得他到外头走了一趟回来,把眼睛搞坏了,他们认为他竟然无法再像从前那样辨认洞穴中的「影像」,更惶论跟他走出去,于是同伴们把他逮住,最后把他杀掉。

探求真善美

感官屏障

生物是透过感官知觉认识所处的当下环境,当一束光线进入眼球而后经脑部分析进而知识的世界,这是大脑告诉我们的所谓现实。那幺色盲的犬只、複眼的苍蝇,它们知觉的世界已跟我们的认知有别了,如是者,即眼耳口鼻身舌既是接触世界的桥樑却也是认知世界的屏障,那真实又应如何定义呢?

唯物论者相信人类感知的世界可能就是真实的全部,物在我们的意识之外并且不依赖于我们的意识而存在着,臆猜不可知的神秘世界很大程度是费时失事的行为,近世科学亦证明观念以脑电波形式经神经线传送,也证明大脑的物质结构可直接影响人的感知及观念。影像创作者倒不如把精力投放在科研,理解世界上的物理特性。透过人类的经验累积、历史教训、美学训练,寻求客观的普世价值。

唯心论者相信世界不存在物质,一切皆只受限于感知形式,我们可能就像廿二世纪杀人网络一样,意识是被输入的,看见的世界只是程式罢!从这个观念上理解,我们身在局中,如希望追求真实,或许只能凭神秘经验,如梦境、宗教顿悟、对大自然或平凡事物的一些感知触动,如金刚经所言︰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影像创作者或可值抽象的艺术创作尽量打破感官屏障的捆绑,感受内部与世间的真实。

我们经常游走于这两种含有对抗性的价值观之中,从而获得不同的视角及强化影像的创作方向。你,什幺时候又会有什幺选择呢?

当你开始对世界提出疑问时,你会变得危险而不安,你的世界跟身边的人再不一样,平凡事物再不平凡,新的视野会使你莫名兴奋、冲动,但更甚是会使你感到迷惘,甚至绝望…… 不过请记住,每个时代总需要一些人去努力探求视觉艺术的奇妙,从而在不同的角度展现生命的奥秘。


想不到在思索世界的虚实时,Miku 已悄然步入我们的生活了。

作者简介

John Tsang,专业摄影师,从事广告业十多年,兼任教于香港城市大学,热爱视觉术、哲学。2000 年成立个人影楼 JJ Production House,2003 年迁入火炭成立三五成群, 工作之余致力推广香港艺术、文化。
Email: john105@netvigator.com

Pako Leung,宣传短片、广告导演,毕业于香港演艺学院电影电视学院。沉溺文学、电影、摄影。与友人成立 24fps Workshop 发展各项影像艺术计划。
Email: pakoleung@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