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视心理健康‧患精神病不等于疯

胥视心理健康‧患精神病不等于疯(槟城讯)在我国,精神科至今仍是一个被大众排斥、敬而远之的科系。一般大众都会把精神科与“疯子”联想在一起,以为精神科即是只有“疯子”才会前往挂诊,导致很多人害怕或不敢承受异样的眼光去看诊,进而影响病情。其实,精神科未必是“疯子”的专属科系,而是心理上没达到真正的健康,就如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对健康的定义:健康不仅代表一个人的身体没有疾病,还包括了其心理是否处于健康的状态。人类的适应力很强,即使面对不如意的事情,如丧亲、失恋、考试不及格、生意失败等,都可以有很好的解决问题能力,但是若被这些生活中的事务引起情绪不稳,产生心理困扰好一段时期,干扰到个人的情绪、生活与人际关係,就须向精神科求诊。随着医学的发展,精神疾病分类众多,致使精神科分出更多的专科,如儿童少年精神专科、老年精神专科等。儿童少年精神专科医生赖鸿华指出,在我国,初期的精神科医生只医治患有精神分裂与忧郁症的患者,而且只有精神病医院才有该科医生替患者进行治疗。我国第一间的精神病医院是在1911年设立,即是闻名的怡保丹绒红毛丹精神病医院,当时的精神病患者与痲疯病患皆住在里头。其医院就设立在火车轨道旁边,当时所有严重的精神病患者都会由火车从各地载送过来,留院接受监视。20.3%儿童少年有心理病至到1950年代,终于找到药物可以治疗,精神疾病患者逐渐康复,才可以回家过正常的生活。1970年代,中央医院开始设有精神专科部门,但并非全部中央医院都有精神专科医生驻诊。现在,全国各地每间中央医院皆设有精神专科部门,而且除了中央医院,在政府的诊所也可以领取有关药物,不像以前,患者只能到医院才可领取药物,此举让居住在郊外的患者增添方便之门。赖鸿华医生表示,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显示,在27万人口当中,就有1%的人是患有精神分裂,5至10%的人是患有忧郁症的。2006年,我国的一项调查显示,13%国民面对着精神问题,20.3%年龄介于5至15岁的儿童少年有精神心理的问题。他说,其实儿童精神疾病很早就被发现,但初期我国很少有儿童少年精神专科医生。第一位该专科医生是从国外回来的卡米斯礼医生(Dr Kamisli)在马大执业,另一位是在马大的姓温教授,还有一位在中央医院执业的杜赐历医生(译名,Dr Toh Chin Lee)。至到最近10年,越来越多的医生被派往国外深造儿童少年精神专科回来,中央医院才开始有该科系专科医生驻诊。目前,有儿童少年精神专科医生驻诊的中央医院有槟城、吉打、玻璃市、吉兰丹、丁加奴、霹雳、雪兰莪、马六甲、森美兰、新山、沙巴及砂劳越。“一直以来,本地都有儿童患有精神疾病的问题,但在越来越多的儿童少年精神专科医生驻诊后,有关问题就获得更多的关注,以及更完善的治疗服务。”少年患者多属焦虑症2002年获卫生部派往英国进修儿童少年精神科系的赖鸿华表示,当时除了他,还有数位医生被派到国外进修其他的科系专科。“每年卫生部都会派数位医生到国外进修不同的专科科系,从中提昇中央医院的医疗素质。”赖鸿华医生指出,儿童少年的精神疾病患者与成年的患者不同,他们的疾病多数属于焦虑症,面对学习障碍等成长的问题,很少会患上精神分裂症。他们面对情绪的问题,主要是外在的因素导致患病,如不能面对父母离婚,父母所给的压力等。“如果一个人在孩童时期就患有忧郁症,成年后患上忧郁症的风险将增加。过动儿也一样,如果小时没有进行很好的治疗,长大后也会面对问题,如有暴力倾向,上课不听话时常被骂,误交损友犯案被警察捉等。如果老师在上课时发现学生有异样,应该儘早通知家长,以达到提早医治与防範。”他表示,一般寻求专科医生的个案属于严重性,通常普通的个案都会通过学校的辅导老师或治疗师帮助解决情绪上的问题。若孩童面对成长的问题,如自闭、过动等,教育部设有专人照顾,即特殊教育老师。如果还是毫无进展,才挂诊儿童少年精神专科。只需适当治疗多数不必服药儿童少年精神科系医生赖鸿华透露,通常父母不喜欢带孩子挂诊精神专科,因这代表着孩子的病情严重。其实,越早诊治对患者的成长更好。除了患者,其父母也应受到鼓励,就如槟城的患者家属设立一个协会,时不时互相交流勉励对方,才能更坚强地陪伴孩子一路成长下去。他说,如果父母怀疑孩子有精神疾病的症状,如家里有个3岁的孩子有自闭的倾向,可以向治疗师求助进行治疗。但要切记的是,治疗师并非是医生,不能诊断是否真的患有自闭症。“我遇过很多的个案,父母都不懂可向治疗师进行询问援助。以前的想法是,1至2岁的孩子还不懂讲话,父母担心地带孩子挂诊,医生会说等多一两年再看情况如何;现在,医生会依患者的状况,建议进行适当的治疗,如语言治疗、职能治疗等。孩子哪一方面较弱就进行哪一方面的治疗,避免浪费时间延误治疗而影响成长。”他补充,只有少部份的儿童少年精神疾病患者需要服用药物,多数的患者只要进行适当的治疗,多关注及注意饮食即可。他强调,有些患者同时患有多种疾病,如患有自闭症的同时也患有过动症,所以家长与老师应多留意孩子的举动,让他们可以儘早进行诊治,更健康快乐地成长。年长患者多生理因素引起槟城第一位老年精神专科医生郑友耀表示,在我国,年长者精神科专科医生不多,约有10位而已,其分别在怡保、槟城、吉兰丹、吉隆坡、新山、沙巴及砂劳越执业。“年长者精神专科医生不多,主要是这几年我国政府才开始派数位医生前往国外进修该科系,我也是其中之一。此举除了提昇我国的医药水平,同时也让年长者精神病患可以获得更完善的诊治。”老年精神专科医生郑友耀指出,年长者精神专科可分为两大类,即在迈入年长期前就已患有精神疾病,另一种则是在老年后才出现精神疾病的状况。前者是在青年或少年时期,甚至在成年时就已出现精神问题,进而蔓延至老年时期;后者则是在老年时才出现精神问题,如失智症(Dementia)、谵妄症(Delirium)以及忧郁症(Depression)等,这3种是老年人最常见的精神疾病,也被统称为3D。“年长者患有精神疾病的主要因素是生理上出现问题,如头脑退化、其他疾病影响,即中风会影响头脑功能,导致控制能力出现问题。此外,随着年龄的增长,年长者出现的疾病也比较多,服用药物治疗也比常人多,出现副作用的机率也相应增加,影响精神状态。”郑友耀医生透露,除了生理,年长者的心理精神对生活改变的适应性也较低。基于有些年长者的智力退化,一旦面对生活上的压力或人生上的创伤,很难适应调整,就可能引起精神疾病。“比如说,随着社会的改变,很多小家庭的孩子都到外地工作,就会提昇年长者独居的机率,老年人时常挂念家人,却时常盼不到家人回来探望,终日担忧,进而演变成忧郁症。”“年长者的生理健康对精神状况的影响也很大。如果年长者生病了,其自我照顾能力与智能也会受到影响。比方说肺炎,年轻患者通常在数天内就会康复,但年长者却需要较长的时间进行治疗,甚至卧病不起、导致意识迷糊,或出现悲观、消极态度来面对病情。若能够及时给予年长者适当的诊断、查出根源,对症下药,即可预防精神疾病的产生。”年长患者易被忽略与年轻病患相比,年长者的疾病症状较易被人忽略。老年精神专科医生郑友耀表示,有些年长者生病时会有很多投诉以致失去焦点;有些年长者则由于语言沟通问题,器官功能衰竭影响意识清醒,或潜在智能退化(失智症)、忧郁症,而没有主动投诉病情。“一般上来说,年长者的精神疾病患者和个人自主能力有很大关联,如丧失语言能力,或不能如常上厕所,导致出现失禁的状况。因为不能自主,患者会越来越暴躁,或过度焦虑,甚至出现让亲友误以为是无病呻吟,进而忽略了治疗的必要。”他说,“有些人觉得年纪大患有失智症是正常的事,为何还要做检查多此一举?其实,治疗可以有效地帮助患者缓解病情,或拖延症状的病变。只要经过正确的诊断与使用药物与非药物治疗,患者的病情才能更有效的舒缓。”郑友耀医生强调,并非所有的年长者都会轻易患上年长者精神疾病,而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患病的机率也随着提昇。虽然本地针对年长者精神疾病的研究不多,但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显示,全球6%的65岁以上的年长者是患有失智症,从中推测槟城有5000个患者。/良医‧报导:雷淑贞‧2011.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