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不会毁掉买进来的小公司?别管太多

怎样才不会毁掉买进来的小公司?别管太多

图片来源:Flickr / Flickr

当 Mark Zuckerberg 花 7.5 亿美元的代价收购 Instagram 后,他并没有急着将这个行动应用团队打散,融入 Facebook 内部,而是保持了它相对独立的地位,让它自行发展——这与 FriendFeed 团队的境遇完全不同。

根据 Instagram 产品经理 Gregor Hochmuth 的回忆,今年年初 Zuckerberg 与 Kevin Systrom 有过一次产品审核。那时候 Zuckerberg 说,「通常这个时候,我会告诉团队将要做什幺,不过我信守承诺,你们自己负责。所以是否採纳我的建议,由你们自己决定。」

事后,Facebook 的 CTO Mike Schroepfer 跟 Hochmuth 说,「我从没见过哪次产品审核的时候,Zuckerberg 的建议是『你们决定是否採纳』。一般他会更加果断。」

显然,Instagram 被收购之后,仍然享有高度的自主权——产品的发展方向以及市场目标,都由原班人马讨论之后决定。Systrom 说,Instagram 现在和独立的公司没区别,Zuckerberg 说 Facebook 从 Instagram 学习到很多东西。

不管是表面还是内部,Facebook 与 Instagram 的关係相当平等,没有一方听命一方的说法。事实上,也可能因为这种平等的关係,双方不知不觉融合在一起。现在,Instagram 和 Facebook 在同一个区域办公,没有隔间。工程师 Shayne Sweeney 曾经参与 Facebook 应用的测试,他指出问题后,十分钟就有产品经理、工程师过来找他沟通。最近他查看自己的内部资料时发现,自己获得了「漏洞汇报员」徽章。

Sweeney 说,「他们不会认为『你是 Instagram 的人,无权讨论 Facebook Message 的问题』。」而且 Facebook 所有资源,不论是软件工程、公关、法律、安全还是垃圾信息过滤,都向 Instagram 开放,有求必应,有问必答。

换言之,不论产品还是团队 Instagram 仍然独立运营,但在内部这种独立并未影响他们与 Facebook 的水乳交融。距离收购仅仅一年时间,他们真正成为了同一家公司的人。Facebook 的整合效率相当地高。

有人觉得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关係很像当年的 Google 和 YouTube。2006 年,Google 用 16.5 亿美元收购 YouTube 之后,不但保留了原有的管理结构,还保留 YouTube 的独立品牌,允许团队呆在原来的办公室等等——Zuckerberg 也允许 Instagram 待在原来的办公室,只不过后来 Systrom 还是决定搬到基础设施更好的 Facebook 总部。

Google 同样为 YouTube 提供大量的支持——收购那一年,YouTube 面临各种各样的版权指控,是 Google 为 YouTube 提供了保护伞,不依不挠地与各方周旋,从而使后者顺利成长,成为今天的线上影片霸主。

有人说,大公司可以不断重複收购的游戏,扩大自己的业务、团队,保持自己的成长。但事实是,失败的收购不但无法为公司带来好处,反而赔了夫人又折兵,花钱买罪受。IT 史上,Yahoo! 收购 Flickr 被视为经典的失败案例,被收购之后的 Flickr 不但没能依靠 Yahoo! 的资源蓬勃生长,反而长期陷入停滞的死水,错失新型社群媒体、行动领域的发展机会。

〈是什幺造成 Yahoo! 毁人不倦的优良传统?〉 这篇文章有说原因:

前后对比成功的收购以及失败的收购,大公司若要领养外来团队,似乎「无为而治」才能发挥更高的整合效率。尤其朝不保夕的 IT 业界,大公司付得起十几亿美元的高价,但付不起一等三年的时间。

题外话,Marissa Mayer 似乎吸取了雅虎收购失败的教训,允许 Tumblr 独立发展。但她现在要应付的,是那些在股东大会敢于调戏她的老男人。希望在她的强力带领之下,雅虎能够走出「毁人不倦」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