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作家架上一本书,架下应有他的真功夫

职业作家架上一本书,架下应有他的真功夫

环境总不完全是出版者或读者不识货的孽。

长年进行文字创作之故,遇过多位喜欢阅读或是创作,嚷嚷着想要出书的朋友。有的是突然想创作才结识,有的是认识的人突然想创作。这时就会需要帮他们看看作品,给给建议,从角色血型到印刷字体无所不聊。

多亏电脑与网路发达,发表创作的门槛变低,人人都可以绕过出版社、报社发表自己的文字及故事。即便真要紧急出书,自费出版也极为便利。娱乐产业强调 IP 化的当今,更是加深了「只要写出东西,就有可能靠动画化、漫画化、电影化生存下去」的印象。

有位朋友,大学开始独排众议发奋写小说。仅仅那一本。并且狂热地迫切想要他的小说出版,就那一本。在被所有投稿的出版社回绝打枪之后,他毅然决然选择自费出版,还是那一本。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询问那位朋友,说编辑们无不请他多看其他华文作家的书,学习怎幺写小说。他不能接受,明明努力写了一篇较为西洋的故事,却被编辑搞到不能出书。从来没有人尽力理解他的故事还有心血。

对创作者来说,J. K. 罗琳、休豪伊的故事与杂誌上常见的创业者故事无异。他们最初穷途潦倒,写一些不被出版社接受的东西,却都在故事出版后迅速成名,成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作家,出版社、电影公司追着他们跑。

写故事的内容并非都是大家想追求的。有时,热血的、成功的、理想的作家人生才是。

最严重的谬误是那种,认为当作家就是出版图书,总之努力写了一本书能出版就好了。若真有无奈,或许就是那位朋友未曾意识到写作志业的历练处,未曾意识到读的感受,仅仅是努力写了一本书吧。

编辑有时是对的。

出书且难,写得好看又谈何容易?写书努力,人人都一样努力。急着登板挥大棒,哪怕挥得无比用力,问题是如何保证棒棒皆是安打全垒打?不可能投手千投万投都是红中球。职业球员场上一挥击,场外十年苦心;职业作家架上一本书,架下应有他的功夫。

文字基本是种表达,光会写没那幺了不起。于是为表达心境想法,作家无所不用其极,平日就写,随时随地写,以谁都能使用的工具随手淬鍊出独一无二的内容,聊天尚能聊得艺术,旦求睡醒坐起即吟「床前明月光」。我也盼望日日逢题就写,不只投书最好还有人邀稿。(哭)

职业的并非出了某套书的作家,是日日夜夜以写字、故事为食,最擅于表达的作家。

现今台湾有没有因为走红,随便就能出书的人?有,暴虐地多。心灵与成功霸佔着排行榜。但那与追求一些优秀创作无关,与咀嚼文字精炼之处无关,亦与学会过起意识着创作的生活无关——打开脸书重新品味各种留言即是。

配音人职业工会的陈宗岳老师说过,路边招牌都是配音练习的一环。可自信不可自负。长期练习文字,练习故事,你能写出不只一本书,是作家身价。

除非,除非你认为写出好作品充其量是机率问题,说明给予无限时间打字的猴子可能碰巧写出《罗密欧与茱丽叶》。唔,好吧,效率确实是机率。对于这种说法,不妨也抱持着一种期待。期待生物学终有一天能有重大突破,培养出创作效率比你我更好的猴子。